伊夫
2009-06-02发表

冷清的自贡恐龙博物馆



川渝之行一共10篇,但经常被意外文、图所打断,在发表第七篇时,我去了澳大利亚。现在回来暂时把有关澳洲的放到6月4日以后,继续把自贡、宜宾和泸州发放完毕。



川渝之旅激起不少当地读者的热情讨论,也丰富了我对于这些地方的认识和感知。尽管有些留言可能粗鲁和激烈,我还是深深理解这些反应。



来到自贡,肯定要去恐龙博物馆的,这也是自贡对外宣传的最大卖点之一。根据当地导游谢郅玮建议,我从酒店下来乘35路公共汽车一直到总站下车。恐龙博物馆位于自贡市区东北部的郊区,如果是出租车,费用不会太低,作为背包客的我,习惯性地最大限度压缩成本。



川渝之行(八)



总站就在博物馆门外,恐龙张开巨大的口吸纳着游客。



环顾博物馆外景,顿时让我想起“叶公好龙”的成语。



院内供游人休憩的石凳是龙爪!



“┉┉钩以写龙,凿以写龙,屋室雕文以写龙┉┉”


显然,自贡人也是希望外地人前来参观中国这座独一无二的专业博物馆。




不过,收票口两个悠闲的工作人员,似乎很讨厌游人打扰他们之间热烈的谈话。如果想问询一句,会很不耐烦地回敬一句“不知道!”



至于这个理应“知道”的“游客中心”,更让人扫兴!一个一问三不知的女孩子,索性给你一个所问非所答!



当然,这也许不是恐龙博物馆冷冷清清的最终原因。



幸好售票窗口能够挽回一些形象。这位热情、大方的女子,建议我上楼找李主任索取有关资料。




不过,自贡博物馆的办公室李主任好像比张书记的职位更高,至少从官架子和官腔上判定是这样。




放弃了索要更多介绍资料的念头,毕竟,我又没有义务非替他们宣传!


进入馆内,是巨大的恐龙骸骨模型



我的卡片相机能够拍摄出这样效果,得感谢馆内摄影部的摄影师。




是他帮助我调整好夜景模式,又主动提供了三脚架。




尽管他并不知道我的职业、更不清楚我想通过这些图片给没有来过的游客介绍这个博物馆。



他在这里工作已经10几年!他熟悉各个角度和光线。于是,请他帮助我拍照。



这位摄影师的名字极其易记──沈阳。



他的同事们空手着这座博物馆,游客实在太少了!




有这些照片,我就不必再乞求李主任恩赐图片了,也不用再麻烦张书记了。



半明半暗展厅内,这些消失的动物模型,每天只迎来极少的参观者。




这是这次川渝之行的唯一个人照片。



在另一个馆内,我以铁围栏为三脚架。



清脆的铁锤敲打声,回荡在静静的展馆。



历史就这样成为化石。



同昔日国营单位的商店一样,工艺品小卖部前也无人问津。



馆外的遗址,还是非常寂静。



是相当于长城和故宫的门票价格阻止了游客的热情?



绿地上摆放一些小恐龙的模型



这些模样怪异的模型本该吸引更多的游客、至少是孩子们。



对于一个旅游城市,这个最具特点的博物馆,似乎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开发、利用价值。



恐龙的消亡是因为自身不能适应外界变幻的环境,即使曾经是巨兽。



这些从成都集体参观的游客,声称主要目的是为了30年前同窗一场的聚会。


共 0 条评论

相关景点

故宫

故宫
loading...